短视频版权保护不容忽视

2019-01-02

近年来,短视频产业发展迅速,也出现了大量的版权诉讼,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短视频版权侵权的常见类型有哪些?如何理解应用程序中的短视频?短视频版权保护的途径是什么?近日,在中国版权协会和腾讯研究院举办的第五届中国互联网新版权问题研讨会上,相关政府部门,企业和大学的相关方讨论了这些话题。

繁荣背后频繁的侵权行为

近年来,短视频产业的发展呈现出蓬勃发展的态势,并出现了许多现象级产品。与此同时,还提起了大量版权诉讼。

腾讯法律部副总裁姜波表示,有些平台使用受版权保护或技术中立的名称来捕获其他平台上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并将其置于自己的平台上。此行为是由整个Internet内容行业的行业发展顺序引起的。很多伤害。

搜狐研究院秘书长马晓明认为,从目前的短视频侵权诉讼来看,主要有几起短视频平台侵权案件。首先,平台本身上传侵权短视频内容。目前,这种模式很少见。其次,平台委托第三方专业机构合作完成侵权短视频,由第三方机构上传。第三,平台注册了大量的自媒体。帐户,伪装成自我收集工作进行分类和上传,并使用“避风港原则”来逃避责任;第四,一些短视频平台推出了培训计划,鼓励和引导从媒体上传侵权短片,然后平台积极推荐。

从视频侵权的类型来看,短视频领域最重要的侵权形式是,一些聚合平台未经许可将其他人的视频作品分成若干段,并向公众提供。首都版权产业联盟秘书长韩志宇表示,一些较大的平台正向用户提供数十万个分割短片。最严重的受害者是视频网站,他们花费巨资购买视频版权。

“已经拆分的作品主要是电影和电视剧,还包括一些品种,体育,音乐,教育和其他类别的节目和作品。例如,当电影在电影院中播放时,平台上有近50个相关电影。这些短片总共约30分钟,占电影长度的四分之一,其中一些显然是在电影院偷拍,并且可以上传到平台。“韩志宇说有一些小的企业和个人。专业从事影视剧分割业务,为部分大型平台提供分割,目前正在形成地下生产线,这一现象应得到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除了将长视频剪切成短视频外,还存在侵犯短视频“拼接”增长视频的行为。 “我们在这个平台上遇到的主要侵权行为是侵权者将用户生成的内容汇总到一个新的视频中。虽然它已经没有成为行业的主流,但随着主要视频网站开发更多短视频服务,随着技术的发展,情况将逐渐增加,新的侵权行为将继续出现,“快手公司法律部高级主管贾宏义说。

“新事物”仍然适用于“旧法”

如何对待短视频至关重要。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伟表示,短视频行业并没有对版权理论或相关制度产生重大影响,而且确定侵权行为是否在运作中的主要困难水平。

对于这种情况,有必要判断是否确立了侵权行为。重要的是判断原始视频是否是法律意义上的“工作”以及它是否是原创的。有些观点认为短视频可以被分类,例如视频是否在法律意义上是“工作”或“文章”的视频长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卢海军认为,短视频是自我表达的工具,是作者思想和情感的外在表现。毫无疑问,它构成了“工作”。李伟认为,判断一个视频是否是原创视频只能是定性的,而不是定量的。 “一旦定量,它必须是任意的。”

在此基础上,陆海军认为短视频的版权保护应与其他类型的视频保护无异。 “无论是短视频还是长视频,它都应该提供综合,包容和平面的版权保护,并且不能在所谓类型的基础上区别对待。”

短视频版权诉讼中的另一个常见争议是某些平台免于“避风港原则”。所谓的避险原则意味着当发生版权侵权案件时,当平台仅提供空间服务而不产生内容时,如果平台被告知侵权,则如果侵权内容既未存储,则有义务删除在平台服务器上,如果内容被告知被删除,平台将不承担侵权责任。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张伟表示,在短片视频领域,该规则的实施应有一个前提,即平台应建立侵权投诉渠道。

“在一些诉讼中,我们发现平台上没有相应的投诉渠道,但就诉讼而言,我们已经提出了在附属网站或其他港口设置的侵权投诉渠道。我们认为规则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该适用。张伟说:“在重复通知的情况下,我们一定不能继续通知?这取决于案件的具体情况。包括侵权视频是否由同一用户上传,侵权视频是否属于同一剧。设置,涉及案件的用户是否已被平台投诉或处理等,需要全面考虑。“

平台应该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如何改善短视频侵权混乱?在这方面,与会者认为该平台应在治理过程中发挥更积极的作用。

马晓明认为,在短视频版权领域的混沌管理过程中,首先要明确的是平台在版权侵权过程中应该做些什么以及应该做些什么。具体而言,有两个问题至关重要。首先是如何规范平台滥用通知删除规则,这是“避风港原则”。第二个是如何识别媒体中的大量真实用户并防止平台被伪造很多。媒体用户。

北京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第五队队长刘立新认为,短期视频版权侵权问题频发,执法难度大。他建议应建立有关部门之间的协同制度。同时,企业应尽快建立全国统一的快速授权制度和原有的视频权利保护制度。每个企业在投诉时都可以提供更准确的所有权证据和其他投诉。

李伟说,许多侵权行为是由于侵权人对法律的无知造成的,平台应该有义务告知。 “有些用户真的不知道他的行为是侵权。只是因为他觉得好玩,他只是发布了别人的视频。建议短视频行业自律条款可以添加这样一个:平台应该有用户上传指南,用户上传在视频之前,平台应该向用户说明,侵权行为是什么,以及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

李伟建议可以适当提高短视频平台的注意义务。可以考虑引入内容识别技术以自动识别上传的视频是否是侵权视频。 “如果您从事某个行业并带来高风险的侵权行为,那么您应该使用必要的技术手段作为成本,并且您不能将此风险转移给权利持有人。”李伟说:“应该鼓励平台要合理。在版权条件下,一方面,个人权利人缺乏这种能力,另一方面,他们可以降低交易成本。如果它们是基于平台的权利,将来可能会有交叉许可模式。平台和平台将协同工作,并最终制定合理的行业规则。“